当前位置:主页 > 查看内容

我国民法应完善辅助生殖领域的立法调控

发布时间:2018-12-17 01:10| 位朋友查看

简介:辅助生殖技术的诞生及其在医疗临床中的应用,极大地冲击了传统的自然生殖方式及其所形成的一系列社会伦理观念,产生了一些新的民事法律问题。例如,在体外受精一……

  辅助生殖技术的诞生及其在医疗临床中的应用,极大地冲击了传统的自然生殖方式及其所形成的一系列社会伦理观念,产生了一些新的民事法律问题。例如,在体外受精一一胚胎移植技术的应用方面,应当如何确定婴儿的法律地位及其父母;胚胎应否具有民事主体的地位;在夫精及供精人工授精技术应用方面,被冷冻的受精卵究竟是人还是物;冻存的精子是否属于夫妇双方的共同财产;在夫妻一方死后,另外一方是否有权动用冻存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等。显然,这一系列问题都是我国传统民法所没有涉及的。如何应对这些挑战,显然已成为我国民法所亟待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目前来看,我国于2017年3月15日通过的《民法总则》尚未对辅助生殖技术方面的法律问题作出规制,而其他民事立法包括《婚姻法》、《继承法》等也对此涉足甚少,只有最高人民法院于1991年在关于夫妻离婚后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应如何确定的司法解释中作出过一个简要的说明:“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一致同意进行人工授精,所生子女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相对于如何解决辅助生殖技术应用所产生的各类问题来说,仅此解释,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将辅助生殖技术也作为我国未来民法的一个调整领域,并就该技术所产生的一系列现实问题详加明文规定,对于完善我国整个民事立法而言,无疑将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在我国未来《民法典》的婚姻家庭篇中,应当明确规定辅助生殖技术所产生的各类法律问题,如利用人工授精技术所生育的子女的法律地位问题、抚养义务问题、夫妻双方在辅助生殖方面的权利义务问题、胚胎的民事法律地位问题等。同时,在《民法典》的继承篇中,应相应地就辅助生殖技术所产生或可能产生的继承问题作出规范。例如,法定继承范围中“子女”应否包括经供精人工授精所生育的子女?在妻子未经丈夫同意而擅自接受辅助生殖的情况下,该胎儿是否享有继承权?捐精者是否可以把自己遗产的一部分或全部让其捐献的精子与他人的卵子受精后生育的子女继承?这些继承方面的问题,显然也应当由我国未来《民法典》作出规定。此外,对于因接受辅助生殖而使自己身心受到损害的妇女,我国未来《民法典》还应当就其健康权问题给予特别的保护,并应对其精神损害给予关注。为此,需要在未来《民法典》的人格权篇中就这些问题作出规定。不仅如此,对于辅助生殖所涉及到的各类合同问题,我国《合同法》也应当做明文规定,以更好地明确医患双方在辅助生殖方面的权利与义务,防止产生一些不必要的纠纷。

【本文"我国民法应完善辅助生殖领域的立法调控"的责任编辑:试管婴儿之家】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